科技创新如何引领区域协同发展?这场研讨会寻找深圳发展新动能

  “没有一样事业或企业不需要依靠科技创新引领, 没有一样科技创新能不依靠文化氛围的孕育。”4月27日,在深圳市科技专家委员会、南方都市报共同主办的“科技创新引领区域协同发展新动能”专家研讨会上,香港科技大学创校校长、深圳市政府高级顾问吴家玮分享了他对科技引领发展的看法。

  当前,“打造国际科技创新中心”是推进区域发展的重点内容之一。依托城市群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,是当今世界城市、经济及科技融合发展的基本规律和客观趋势,是提升整体科技创新能力,指引区域未来发展方向的必然要求。

  本次研讨会作为“2019年科技专家研讨会”系列活动之一,聚焦深圳在深港区域发展下,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,提升深圳的科技成果转化能力,建设全球科技创新高地和新兴产业重要策源地,展开探讨。

  文化氛围涵养科技创新

  1994年,时任香港科技大学校长的吴家玮提出,对标旧金山,建设香港湾区。而说起旧金山湾区,他将文化中心摆在了第一位,在旧金山湾区、加州一带是高等院校的密集区,为科学技术、研究开发、创新创业、制造产业提供了良好的智力支持。

  吴家玮表示,在区域的协同发展上,深港双子城可以利用好现有的优势,在经济金融、科技创新、高等教育等方面展开更加深入的合作。但也面临技术突破、人才短缺与老化、生活指数令人才难被留住等困境,他建议要善用金融工程科研实力及深圳人才,运用香港的国际地位缓和中西冲突,同时遏制房价、创建科技文化知识社会。

  一直以来,深圳的高等教育资源相对较少,仅有深圳大学和南方科技大学两所优质的公立大学。而为了弥补高等教育的短板,深圳通过引进外地高校联合办学的模式,提升深圳高等教育的实力。在吴家玮看来,深圳需要大量独立院校,要增加优质本科院校、创建私立学校,才能弥补高等院校数与量不足的问题。

  “加强人文、艺术、社会科学的熏陶,提高深圳的文化气息和生活韵味,以博雅教育培养科学化的思考能力。” 吴家玮表示,打造科技文化金融一体的知识型社会,建立高科技现代化制造业的生态结构,要善用高等院校基础研究寻求科技突破。

  深圳仍缺乏原始创新能力

  “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,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,移民打破了社会分层,不同层次的人可以沟通,这样就产生了创新。”深圳市原副市长唐杰表示。他表示,在粤港澳大湾区中,香港适用国际法律的环境,主打高端服务业,深圳专注做创新,东莞发展制造业······各个城市之间的分工形成了区域的协同发展。

  唐杰认为,深圳是当之无愧的产业创新中心,具备强大的把科技创新转化为产业的能力,但是深圳仍然缺乏原始创新能力。“深圳要做科技创新的引擎,走在重大基础学科研究的前沿,要推出更加核心的专利,我们的专利不少,但是走在核心边缘和进入核心的很少。”

  研讨会上,南都大湾区工作室主持、南方都市报社首席编辑黄海珊介绍了日本“官产学研”的经验,在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过程中,政府还需做好服务,采取新举措不断改善创新的生态环境。

  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,互联互通和创新发展成为关键词。随着大湾区基建日渐通达,湾区1小时生活圈日渐形成,广深港澳科技走廊、深港双子城、广佛同城化等一体化大都市逐渐成形,区域协同发展更进一步。

  “深圳的转化能力更响亮,这里要强调转化两个字,全球的研究成果都可以在深圳开花结果,深圳可以打造国际科技创新成果的转化中心。”黄海珊认为,科技创新不仅是新生态、新科技的应用,传统企业的创新同样不容忽视,要利科技创新对原有产业进行转型升级,是高质量发展的题中之意。

转载自南方都市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