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届深圳市科技专家委员会高级顾问访谈录(1)

  市科技专家委员会高级顾问、香港科技大学前校长吴家玮:

  创建"国际知识创新村"

  香港科技大学前校长吴家玮教授近年经常在深港两地奔走,他笑称自己应该被视为市内的专家,因为他在十几年前就说深圳与香港应当称为"港深"或者叫"深港",所以说自己也可以说是深圳人。

  吴家玮最关心的是人才问题。他说,除了对人才的奖励政策,政府还应该致力于培养创新的理念和适宜的环境。"在创新上引导,在环境上创造,让专业的人才发挥他们的创新的理念,然后聚集了人才,然后自己创造,改造环境,变得更适宜,这是一个良性循环。"

  以硅谷为例,吴家玮说,硅谷的成功有其偶然性和特殊历史背景,是不可重复和复制的。硅谷历经互联网泡沫和金融危机,现在仍然在一个低潮,但由于那里专业的环境、教育基础、文化气息乃至生活氛围,还有许多人选择留在那里,他们不断制造新的机会,又给这个区域带来了很多新的生机。

  在知识全球化和经济全球化的驱使下,大学校区、研发园区和居住小区都须走向国际化。他建议,在南山区建立"国际知识创新村",以文化气息和生活韵味来吸引、聚集和留住专业人才。在村内,以免税或减税政策引进具有国际风味的小型书店、画廊、剧院、餐厅、商店等;支持中小学开办国际班,鼓励本地班和国际班的师生交流合作;支持大学创办美术、音乐、戏剧学院等,经常举办社区文艺活动;加强国际教育合作,引进国内及国际学术和专业协会,让它们在大专院校和创新企业之间建造桥梁等等。

  "深圳的资金很雄厚,我们可以为科研人员提供非常好的工作条件和很多的经费支持,要提供更扎实的专业配套,更完善的教育配套,更适宜的生活配套,更丰富的文化配套,像硅谷那样在吸引人才、培养人才、聚集人才之时,更能够留住人才。"吴家玮说。

  市科技专家委员会高级顾问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原校长、中科院院士李未:

  洞悉新动向 抓住新机遇

  "深圳应该在创新人才培养方面进行探索,为城市发展提供永久的智力支持。"作为两次担任国家基础研究重点项目的首席科学家,并在高等教育方面有着创新思想和丰富实践的李未,对深圳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表示赞赏。他说,受聘为深圳科技专家委员会高级顾问后,他将会为深圳科技创新提出建设性意见。

  "深圳在今后科技创新方面,应重点关注两个方面的问题。"他说,首先要研究怎么样为创新型城市培养高质量人才,另一方面要研究创新性的科技应用。"我以后会在这方面多加关注,认真研究,给深圳提出好的建议。"

  李未说,目前国际软件应用的一些新趋势值得关注和研究,即在一个开放竞争的环境下产生一些应用软件。如iPhone在深圳生产,但是其应用软件是开放式的,使用者本身就是设计者、开发者,也是维护者。"以前的软件开发都是精英,集中封闭、工厂式的劳动,无论是美国还是印度都是如此。"

  "现在的软件开发出现了三个值得关注的特点。"他说,首先是从过去的精英化变成了现在的大众化,很多软件是13—28岁的青年人在自己家里开发出来的。其次是整个应用软件的开发,对所有的用户开放,几岁到十来岁的小孩都可以应用。第三,软件开发原来是在工厂里进行,现在变成了社会开发。

  基于对软件开发新趋势的研究,李未认为,软件产业本身将发生重大变化,这种变化将给中国带来产业新机会。他建议,深圳企业应紧紧把握产业新动态,在新一轮的产业变革时期抓住机会,将其变成创新型城市的重要内容。

  市科技专家委员会高级顾问、香港浸会大学校长、中科院院士陈新滋:

  生物科技大有可为

  "深圳建设国家创新型城市,促进科技转化为生产力,生物科技是一片大有可为的天地。"市科技专家委员会高级顾问、香港浸会大学校长、中科院院士陈新滋昨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。他认为,在生物科技这片领域中,传统中医中药的现代化研究和产业化孕育着巨大机会。

  陈新滋说,目前香港浸会大学与北京、上海、重庆等地的知名中医药研究机构已建立合作关系,这些机构分别在植物提取、单体确认等技术领域取得了突破,浸会大学联合这些机构在深圳设立了研究所。"之所以选择深圳,是这里具有显著的高科技平台效应和交通优势,可以较容易地将内地和香港的人才和资源聚合。"

  他对记者说,深圳毗邻香港的优势异常明显。按惯例,内地的学者要去香港工作,事前申请,大概需时2到3个月,手续比较繁复。如果改来深圳工作就会较容易和快捷。

  "深圳应当进一步利用这种平台和区位优势,为高科技机构实现聚合提供便利。"他建议,深港两地开发河套地区,就可以为八家香港大学和深圳高校力量、以及有志于高科技发展的企业提供相应基地,建立产学研一体化机制,解决大家相对分散的弊端,推动深圳科技产业的发展。

  市科技专家委员会高级顾问、美国百人理事会理事、晓龙基金会董事长曾宪章:

  深圳可成创新"鸟巢" 

  "把深圳打造成中国的科技创新鸟巢,能够吸引、培养、聚集,尤其是留住科技人才。"在昨日的专家咨询会上,曾宪章的建议颇富想象力。

  带着对深圳的一种特殊情感,曾宪章的建议也来得非常实在。他说,北京投入巨资,用7年时间打造了一个具体的、固化的、非常成功的"体育鸟巢"。那么深圳可以借助建立4个平台,来打造一个"科技鸟巢"、"创新鸟巢","让科技创新人才愿意进来,愿意留在这里,愿意为深圳奉献。"

  "第一个平台就是设立100亿的创新基金,用以培育创新产业,吸引创新人才。第二个平台是深圳建立大型工业技术研究院。"他建议